A+
A-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QQ空间

A01版:要闻

A02版:要闻

A03版:评论

A04版:文明清远

A05版:综合

A06版:视觉

A07版:文化

A08版:影像/北江

返回 2021年11月22日

柔柔曼曼的细碎雪花,如风儿吹起的芦花在空中漫舞,它轻落窗扉,把万千枝条一点点染白

粒粒雪子 霏霏如萤

□李仙云

清远日报     2021年11月22日    
  时光如水,总在悄无声息中静静流淌,昨日还在为明艳清绝的满园菊花醉心不已,眨眼,却迎来了第二十个节气小雪。
  古籍《群芳谱》曾如此解说:“小雪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此时,冬才刚刚迈入季节的门槛,一切都还浅尝辄止,大寒未至,每每看到那簌簌飘落的雪花,于丝丝清凉中掠过心底,总能在一片洁白中让往事纷纷鲜活。记得儿时在故乡,母亲坐于炕头绣花制衣,我捧着小人书抬眸望向窗外,“粒粒雪子,霏霏如萤”,我眸子发亮,那漫天雪花化作梵香朵朵沁润心扉。
  极喜南宋高僧释善珍的那首《小雪》:“云暗初成霞点微,旋闻获获洒窗扉。最愁南北犬惊吠,兼恐北风鸿退飞。梦锦尚堪裁好句,鬓丝那可织寒衣。拥炉睡思难撑拄,起唤梅花为解围。”细品慢读,神思被带入一种妙不可言的佳境中,柔柔曼曼的细碎雪花,如风儿吹起的芦花在空中漫舞,它轻落窗扉,也把万千枝条一点点染白,猫儿在细雪间嬉戏,它用足印像盖章般轻吻雪地,印出一朵朵小梅花。真怕一声犬吠,惊扰了这静美岁月的雅致。“小雪”之时倍思雪,静卧床榻,在古人的吟咏平仄中,感悟雪落大地的空灵柔曼。我在江南的“小雪”之夜,竟也像诗人一般,等的倦意难撑还是不见雪花眷顾,那也只有换一朵梅花来解围了。
  “花雪随风不厌看,更多还肯失林峦。愁人正在书窗下,一片飞来一片寒。”万物有情,雪花最解人意,唐朝戴叔伦的这首《小雪》,每一片雪花都惹出他无尽的清愁。戴叔伦一生磊落光明,潇洒落拓,无奈在那个卖官鬻爵、兵荒马乱的年代,他遭小人诬陷,仕途受阻,他心系百姓却晚景凄凉。望着随风飘落的雪花,清凉落寞,如诗人羁旅漂泊独对天涯的命运,昔日种种已随风而逝,满腹惆怅寥落,道不尽的离愁别绪只有融入一片片冰冷的寒雪中。
  “征西府里日西斜,独试新炉自煮茶。篱菊尽来低覆水,塞鸿飞去远连霞。寂寥小雪闲中过,斑驳轻霜鬓上加。算得流年无奈处,莫将诗句祝苍华。”唐朝徐铉的这首《和萧郎中小雪日作》的诗,犹如在古琴袅袅中,展开了一幅小雪时节的冬景图。夕阳西坠,晚霞绚烂,菊花已开至荼靡,季节至此让人颇有人生垂暮之感,于孤寂寥落中无端地多了几分时光荏苒的喟叹,岁月染白了鬓发,韶华易逝,流年匆匆,蓦然惶恐虚度了光阴与年华。
  又是一年小雪时,耳畔不由得响起儿时家乡老人们的民谚“小雪不封冻,麦子白白种”。这个节气最受农人渴盼的便是“雪婆婆”了,正如儿时爷爷常说的“小雪见雪兆丰年”,一阵北风刮过,不知何时,空中竟零星飘起了雪花。雪花如顽童嬉闹,还未落地就已消失不见,我却分别从一粒粒雪花中看到那青青麦苗,于沃土中健壮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