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QQ空间

A01版:要闻

A02版:要闻

A03版:评论

A04版:文明清远

A05版:综合

A06版:视觉

A07版:文化

A08版:影像/北江

返回 2021年11月22日

石平石道 一条承载了滨江百年历史的古道

□林勇伟(清新)

清远日报     2021年11月22日    

  天塘迳古道。(林勇伟 摄)
  天塘山,位于清新区滨江西部,主峰高718米,因顶有天成鱼塘而名,新中国成立后,据谐音而改名“天堂山”,是石马与南冲的分界山。其东侧山脚,有一石道拾级而上,迂回曲折透入深山。该石道,原东起石马塘坑,经石马墟、格坑、秧地塱……太平围、上围,越天塘山,过军坑口,西抵平岗墟,全长7公里。此即石平石道,即石马至(南冲)平岗的石道。这是1959年以前的县际要道,清乾嘉之际修砌,距今已有200余年。
  滨江,是旧清远县境内最大的北江一级支流。明清时,设滨江巡检司管辖县境中西北部山区,故滨江又是一区域称谓。水路是传统的便捷出行途径。南冲河,俗称炳水,滨江一支流,然水急礁多,货艇不可行。石马河,流经石马墟,在河洞口汇入滨江,可通货艇。天塘山有路,曰“天塘迳”。以前,南冲等地人员、货物必取道此迳,经石马河而出滨江,这是最便捷的出行、货运途经。沿此迳道延伸,四通八达:北通怀集;南接秦皇;西达广宁、四会;东入滨江,上通粤北各县,下入北江而至清城、省会广州。天塘迳不仅是石马、南冲两地往来捷道,滨江西部孔道,亦一县际要道。
  迳道原是羊肠小道,跋涉艰辛,一遇滂沱大雨,道路泥泞,苦峻不堪。1757年,清廷将欧洲贸易限制于广州,举国内外遂以广州为独一口岸,商贾辐辏,百货汇集,北江水运自此进入黄金时期。时石马乡绅白元贞见商贸日盛,便建设石马墟,装置大船数十艘,运输茶、杉、炭、柴等土产于省(城)佛(山)。此船能载重数十万斤,人称“石马船”,此后各乡皆有,一度垄断北江水运业百余年。由是迳道人员、货物骤增,跋涉艰辛更甚于前。
  清乾嘉之际,石马乡绅温正宽(例贡生,贡名“琪瑛”,1764—1815)睹此苦状,良心悯恻,于是捐资将石马至平岗墟7公里长的路迳修砌为石路,此即石平石道。石路宽半米至两米半不等,随地形而变,越坑过河,则搭桥为道。要段天塘迳,跋涉最为苦峻,乃拓宽迳道,凿通巉岩,叠石为级,以利通行;迳顶处,建一茶亭施茶,为行人解渴、休息提供便利。为维护石道和茶亭,温正宽还“置产,为永远供费”。
  天塘山山峦雄秀,茂林荫翳,迳途苍松翠竹,流泉琤琮,亦一幽胜之地。修路后,通行便利,憩息有所,吸引了不少雅士文人前来探幽访胜。蔡梦麟,江西南城人,清嘉庆己未科进士,曾任清远知县,嘉庆戊辰年(1807),即任职清远的第一年,登天塘迳赏眺,小憩茶亭。
  清中叶以来,滨江地区开发加快,经济发展迅速,生齿日繁。至清嘉道年间,滨属众多旧路径已滞落,不能满足行客、货运量日增的通行需求,于是地方绅商积极修路建亭以便之。除石平石道外,温正宽还捐资将滨江河旁欹仄不平的将军帽石路修平,“操舟者咸称便焉”;马长源醵金修路,将迳口至头巾滩约二三十里叠石为之,“人感其德”;平岗、龙颈两处绅商捐资在针对迳建茶亭,“置业煮茗,以觞行客”……
  石平石道稳实宽展,有休息所,石马、南冲等地的柴、茶、杉、炭、笋等土产经此而出滨江,盐、糖、布匹、日杂等经此而入石马、南冲等地,较以前大为便畅。一到墟期,石道货物络绎,茶亭人语喧闹。沿线石马、平岗两墟商务颇盛,及至民国,各有商店50余间。
  茶叶是石道上运输的一重要商品。清远茶是粤省名茶,清末民初时尤盛销海内外,年产达百万斤。石马、南冲是当时滨江地区一重要产茶区,盛时,两地年产茶叶10万斤。当时广宁的潭布、江屯茶叶,及四会一部分茶叶,率由挑夫担运,经石平石道,与石马、南冲所产之茶,一并汇集于石马墟,由石马船运至清城的茶叶商铺,再转销至广州、香港,又或被源吉林茶庄采购,加工成甘和茶,行销海内外。
  抗战时期,交通梗塞,清远茶产销一落千丈。经此石道的土产渐形减少,但商客却没有减少。当时广东省府曾五迁连县,连县成为大后方。清城是抗战时期南北商品流通的集散地,大量货物经清城,由货艇载运,溯滨江而至石潭,再由人力肩挑至阳山,溯小北江(连江)而抵连县。有一部分商贩和湖南客商,由广宁县南街,取道南冲,经石平石道而入滨江,再北上连县。他们大部分是贩运生盐,或向沦陷区抢购洋什、布匹、日用品等运往后方,供应人民需要。抗战时期,石平石道是连接大后方的一重要货运要道。
  滨江西部,与广宁、四会、怀集相接,可通英德、清城,数县通衢,要冲之地,自古以来,各股武装势力进出和争斗其间,故石平石道又是一重要的军事要道。
  鸦片战争后,时局动荡,战事频仍,经此石道的军事斗争不可胜数,最惨烈者,是清咸同年间的广东洪兵起事战祸。因起事者头裹红巾,故又称“红巾军”。1854年,洪兵起事迅及清远,陈金釭、林大连、练四虎等率红巾军与清远地方团练激战各地。1856年,陈金釭一部经石平石道劫掠南冲,绅耆邱显禧等在白藤坑设木栅,散布竹钉守御,红巾军屡攻不破。当时入白藤坑避难者,有8000多人。红巾军常越此道,或至广宁、四会、怀集、英德,或至清远各属,进扰四方。据民国《清远县志》记载,这场在清远县长达7年的战祸,使滨江地区惨遭蹂躏,“然通计滨江遭贼而死者,亦达四成半”。一时间,滨江多地人烟荒芜,社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解放战争时期,粤桂湘边纵队活跃于广(宁)四(会)清(远)边,在清远的南冲、秦皇山等地建立根据地,革命力量不断壮大。游击队常越此道,四出活动,开展武装斗争。
  1959年,南冲、石马至军营段公路兴筑通车(即今省道350南冲至军营段),接通清阳公路。从此,南冲、石马等地乡民往来告别翻山越岭之苦。天塘迳渐被弃用,人迹罕至,荆榛丛生。改革开放后,石马、南冲的村、镇道路不断改造升级,如今已是村村通公路,道路硬底化;部分乡民开挖古道,或建屋,或种粮、果蔬。以致古道损毁严重,今仅残存天塘迳段。天塘迳东侧段,即上围至迳顶段,长1.5公里,保存完好。迳顶至军坑口西侧段,长约两公里,断续不全。茶亭因年久失修坍塌,仅余残垣断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