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A09版:北江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杜鹃含笑望君来
□邹天顺


清远日报新闻 时间: 2017年05月03日 来源: 清远日报
作者:邹天顺


踏歌行
  “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当我们刚把车停在半山腰的停车场上走下车来时,甜美的歌声从一个姑娘腰上的播放器里飘然入耳。姑娘把音量开得很大,嘹亮的歌声在大山空谷中穿越回荡。
  这首再熟悉不过的歌儿名为《映山红》”,我总是百听不厌的,每次听到它无不思绪飞扬,好一个映山红啊,漫山遍野红彤彤的!可说实话,是在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之后,在被称为大杂顶峰或者耙齿形的山顶上看到那杜鹃花海时,我才突然想起,姑娘,你比我聪明!
  受校友的邀请到清新石坎的望军山观赏映山红,山道连绵, 蜿蜒而上,曲曲路遥,行走不易,一个文友已经掉队了。
  杜鹃花又叫映山红,杜鹃啼血染红了漫山遍野。我们赏花要到海拔高达1081米的山顶。
  在大家的争论谈笑中,这座高达一千余米大山差不多被我们踩在了脚下:零零星星的杜鹃花已在路边向我们含笑招手了。顷刻间,争论声戛然而止,沙沙的步履声也销声匿迹了。走在前面的我回头一望,哦,原来大家都迫不及待地俯下身子与花儿亲密细语,或者拿出相机来对准路边的杜鹃花抢镜头。
  “千万别把相机的电用完了啊,真正令人心动的美景是在前面的山顶啊。”校友见大家看花心切,便担心大家捡了籽麻丢了西瓜。
  果然,穿过一片不大的树林之后,便豁然开朗起来。抬头一看,前面的整个山头已是万山红遍了。走在我们前面的另外一班朋友早已是人花交融了。我没有随大流而直奔山头,而是静静地伫立于原地举目四望,凝视着前方那红彤彤的景观。我要让朋友们与红杜鹃一道成为我所渴望的那种奇观异景:杜鹃映得人面红,人映杜鹃满笑容。
  正当我举起相机时,几缕清淡的云雾从我前面飘然而过,让本来鲜艳的映山红在我的相机里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喂,大家上来,我们合影吧!邹大哥你也快上来啊!”我没有让大家多等,便与大伙们一道带着笑容在红花绿叶之中让这美好的瞬间永成记忆。
  合影之后,大伙儿各自散开去了。有的赏花,疾步抢景,这花总是没有那花艳;有的拍照,见异思迁,这景总觉不够那景妙。
  我这人,没有过多的奢望,面对漫山红遍的花海,更成了痴呆儿。我缓缓地攀上了一个大圆石,伫立其上:“岭上开遍哟映山红……”我甚感惊讶,平常总是在肚子里打卷儿的歌声,今天竟然冲破了嗓门,与大山红花亲密无间。
  随着回荡的歌声旋律,我睁大了眼睛:这个山头连绵十余里竟是“花海”奇观。看吧,那杜鹃花,体态风姿,多种多样:有的枝叶扶疏,有的干枝百干;有的郁郁葱葱,俊秀挺拔,有的曲若虬龙,苍劲古雅。看吧,这杜鹃花,花色多姿,姹紫嫣红:殷红似火、金光灿灿、晶蓝如宝,或带斑带点,或带条带块,或粉红、洋红、橙黄色、淡紫色、黄中带红、红中带白、白中带绿,可谓千变万化,色彩斑斓。有的浓妆艳服,有的淡著缟素,有的丹唇皓齿,有的芬芳沁人,真是各具风姿,仪态万千啊。
  这一切都令人赏心悦目,这一切都令我心旷神怡。
  过了中午十二点,山上晴朗起来。山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孩子们肚子饿了,先吃起了随身带的干粮点心。下午一点左右,几个文友提出要下山。
  走下山来,已是下午两点多了。可上山的人接连不断。车走的很缓慢。依依不舍的我趁前面堵车之际便下了车,毕恭毕敬地仰望着身后的望军山。
  多美的望军山啊,你美得“六宫粉黛无颜色”,你美得犹如一位安详而倚山而睡的绝佳少妇。多神的望军山啊,你神得令我思绪万千,你神得把我带进了美妙动人的传说故事:相传当年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在山下征集民工,一位新婚少妇,因丈夫应征而去,她等了一年又一年,望穿秋水,疲倦而睡,坐化成山,人们便称此山为“望君山”。后来瑶胞们在此居住,在“望君山”顶峰设立烽火台,以防备官兵骚扰,故又名“望军山”。而现在,“望君山”则鲜为人知了。
  现在,大山里的同胞们早已安居乐业,过上幸福生活了,用不着再设烽火台以防官兵骚扰。而山上的杜鹃花却是一年红似一年,远道而来赏花的朋友们也是一年多于一年。
  还是叫“望君山”吧,这是红杜鹃的心愿,这是映山红的期盼!
  你听,山上歌声回荡:“岭上开遍哟映山红,若要盼得哟望君来……”。

 

 

企业文化 / 读者信箱 / 网上投稿 / 组织架构 / 广告服务 / 数据库服务

清远日报社联系电话:    办公室:0763-3362882    群工部:0763-3379918    广告部:0763-3366328    记者部:0763-3370524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278 备案号:粤ICP备14094936号

粤公网安备 44180202000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