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A0405版:深读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连江之殇
除城区外,乡镇和村落几无堤围,资金是最大阻碍


清远日报新闻 时间: 2013年09月23日 来源: 清远日报
作者:张钊 李思靖

  连州星子河龙岩头村一带沿江有大片农田,到了汛期很容易被淹。
  不设防的英德市大湾镇,整个镇子都依水而建。
  阳山县青莲镇许多民居依水而建,靠江生活。

  8月18日深夜,浛洸镇人刘义奇从英德市区出发,载着一艘小船与物资,望着路前方不断加大油门,在S347省道上疾驰而过。
  车窗外漆黑静谧的夜色,不时被闪烁着红蓝紧急灯的救援车辆打破。在距离浛洸镇还有2公里的一个路口,他被警戒线拦住了去路。警戒线下是没过脚踝的水,前方200米是齐胸深,再往前点,水深可达2米。顾及到夜里的安全,民警没有让他继续前进。
  刘义奇激动地把小船从车上搬下来,往车胎猛踢一脚。他的所有家人都被洪水围困在浛洸。
  这夜,浛洸上游在酝酿最后一道洪峰,挟卷着沙石,沿江长驱直下,向浛洸镇发起再一次疯狂冲锋。浛洸,已经在水里泡了数天。
  疯狂过后,在连江沿岸肆虐了几个昼夜的洪水终于退去,给沿江乡镇留下了遍地伤痕。其中,浛洸境内仅4.3公里长的东岭堤围被冲出5道缺口,其他不设防的圩镇和村落,每个角落都堆积着淤泥和垃圾。
  依江而建的连州、阳山、英德三县市见惯了江河暴涨,却少见今年这骇人的架势,洪水退去后农田大面积绝收,村民站在倒塌的房屋前摇头叹气,满目疮痍的狼藉情景,让痛失家园的人们感到生活直坠崖底。
  灾后一个接连一个的损失统计数据,更是使人扼腕和震惊:在5.16和8.16两次洪水中,连江三县市受灾人口达100多万人次,累计倒塌房屋3000多间、受灾农作物面积87万多亩,直接经济损失21亿多,其中水利设施经济损失3亿多。
  虽说此次洪灾实为数十年罕见,局部地区甚至超过百年一遇,但连江两岸防洪堤围严重不足的问题,在次洪灾中,史无前例地暴露出来。在9月2日的清远市市政府常务会议专门提到了连江沿线地区防汛设施薄弱的问题。
  近日,本报记者沿连江走访了连州市、阳山县和英德市,发现沿途除了三县市的市区(县城)外,其余近200公里长的地段,只有零零散散的堤围,且标准较低。对此,水务系统的工作人员都表示,资金是最大的困难,要想在整个连江修建合乎标准的堤围,所需的资金是县市无法负担的。除此之外,城区优先的策略,也是造成此状况的因素之一。
连州:东陂河两岸每年都遭水灾
  9月10日下午,小三江已恢复正常水位,河道左边天然形成的堤岸高出江面不足一米。不远处,田间尚未清理的农作物大片枯死,弯腰劳作的农民顾不得头顶毒辣的太阳,埋头挥舞农具清砂松土,耕种面积较广的农户还开来拖拉机,抓紧时间复耕。
  在这个时节复产有些尴尬,农民们能选择的农作物不多,花生已过了播种的气候,而小麦则得等到10月再插秧比较合适,只有马铃薯和番薯,才是能够保证收成的农作物。
  在小三江的右岸,田间的景象与左岸截然不同,绿油油的稻苗迎风摇摆,在半个多月前的洪水中未曾受灾,不久后就是农民收成的时候。
  两岸农田的迥然不同,与江边堤围高度的不同有关。
  右岸的土堤高出江面4米多,是连州城防堤围的延长线。2009年11月,在连州城市防洪工程加紧进行的同时,考虑到今后城市发展重心有可能转移,便投入8000多万元,沿着小三江右岸筑起16.89公里的城防堤围延长线。
  自2010年延长线建成后,每至汛期,小三江左右两岸的农田受灾情况便出现两种情景:左岸19个自然村近万亩农田轻易便被淹成泽国,右岸的11个自然村内9000多名农户在下雨天也没有过多担忧,仗着高阔的堤围,农田再没有受到丝毫损伤。
  连州境内的东陂河,则没有出现两岸差异的情景,因为两岸均几乎不设防。河道长达72公里的东陂河流经连州丰阳、东陂、西岸、附城4镇,由于河床较高的缘故,两岸耕地仅高出河床2至4米,甚至一些村落里的部分堤岸还低于河床,每年都要遭受水灾。
  白云庄村位于东陂河左岸,村民利用丰富的水资源在河上修建了水电站,并用石块在岸边修筑了简易的石堤。与石堤交驳的,是村内通往白云桥的村道,百余名孩子每天经由此路前往河对面一所学校上学。上个月的汹涌大水冲过河岸,将近百米的村道路基悉数冲垮,6台发电机被冲坏了5台。而岸边的农田里,肥沃的泥土也被大水卷走,干瘠的泥层和砂石给村民们带来了复耕难题。
  “年年都淹上来,但今年特别严重,灾后复产的工作比较麻烦。”白云庄村民黄先生一边督促工人加紧修复损毁的道路方便孩子上学,一边望着岸边满是砂石的农田为如何复产担忧起来。
  东陂河两岸年年被淹的景象还出现在大塘坪村,右岸的天然堤围与河面几乎持平。戴着草帽的冯姨正赶往农地,地里的红薯前两天刚种下,每天都得浇水。村内靠河的农田上有许多长满杂草,冯姨说是因为经常被淹,每年收成少得可怜,多少失望的农民干脆放弃。
  “有堤围的农田就不被淹,没有堤围的就会被淹,区别就这么明显。”连州市水务局建设和管理股的负责人王开永指着两岸,用脚踩了踩杂草丛生的堤围。
英德:防洪设施老化明显
  庄州堤围上,自大水退去后,忙碌的情景没有停止,装载着满满车厢的红泥,泥头车在堤围上来回驶过,将红泥倒在长达百余米的巨大缺口中。红泥堆积的厚度高约50公分时,压泥机便滚动钢轮碾过压实。半个多月过去,缺口处就这样硬生生堆起10米高的堤围,眼见马上就要恢复此前的标准。
  “8.16”洪灾中,浛洸境内堤围被冲出8个缺口,浛洸镇政府先行投入700万元紧急修复,至今仍有两个缺口尚未完全填补。
  在大湾镇河边街,46.61米的水位,给街边建筑留下两层楼高的淡黄色印迹还清晰可见,这比警戒水位要超出6.61米。在河边街不远处的旧桥头,望着已恢复正常水位的江面,英德三防办副主任李耀介绍起大湾的堤围时只用“护岸”来形容,大湾镇有3.8公里的沿河线,只修建了1公里左右的低标准堤围。此次水灾,大湾镇18个村居委中,有13个受到影响,靠江的整个圩镇,没有一家人能够幸免。
  堤围老化、标准过低的缺陷,在此次洪水中彻底显现出来。
  “最年轻的堤围都23岁了。”近一个月来,李耀多次奔走在受灾严重的各乡镇间,为各地堤围的现状感到头疼。英德共有千亩堤围19条,多是上个世纪90年代,在进行江河整治时修建的,防洪标准多在10年一遇左右。经过20多年来江水的浸泡冲刷,都已出现老化严重的现象。
  此外,沿江村落中,还有土堤是上世纪60年代左右由村集体自行修建,防洪标准参差不齐,在浛洸镇党委委员曾土金看来,许多已可忽略不计,每次水位稍微上升,沿江农田都会遭遇水浸的窘境。建在连江边上的镇政府,在平时虽然比江面要高出5米多,但也是每隔5年左右就会被淹。
阳山:青莲墟镇依江而建几乎不设防
  在阳山青莲墟镇,由石块砌成的渡口边停摆着三艘铁皮小艇。镇上的人们带着衣服来到渡口一侧敲洗,外出打鱼的渔民载着一日辛劳的成果来到岸边,将新鲜的鱼送到渡口上的墟镇,很快引来喜好河鲜的人们围拢问价。
  这是一座离不开江水的墟镇,5个村委,近2万人,9000多亩田地。连江与青莲水在此交汇形成冲积小平原,为墟镇提供了发达的水运系统。在80年代以前,通往阳山的山道崎岖难行,水路成了人们更好选择。沿连江逆流而上可达阳城、连州,顺流而下可至清远、广州;沿青莲水逆流而上可至岭背再转至韶关等地。
  这也是一座特意不设防的墟镇。为了更好利用水资源,虽然明知紧邻江边每年必淹,人们还是把房子在水边修筑。最靠江的一排建筑物,多是货运仓库和食肆饭店,见证了当地因水系货运而繁荣的墟镇,为青莲赢得“小佛山”的美名。
  “水来了,东西就搬到二楼去,生意还是照样做。”江边一家名为望江楼的酒肆,每天的主要客人是经由此地中转的货主。店内一楼只有几张简单桌椅,楼上才是更常用于招呼客人的场地。每次大水漫到墟镇上时,来这用餐的客人走上二楼,欣赏窗外江景。“每年两次涨水,被淹习惯了,没想到今年这么大。”老板比划了下膝盖位置,那是往年水浸的高度,而今年,水直漫到二楼。
  这样的情景在小江镇上也同样出现,该镇人口与青莲相仿,只是田地面积近乎青莲镇的两倍。今年已被淹三次的小江镇政府,距离连江的江边不足十米,门前便是镇上曾经繁荣的商业街,“靠江的街道最繁华,不过现在已经逐步向里面搬了。”阳山水务局副局长吴东强说。
  阳山曾被韩愈感慨为“天下之穷处”,全县除中部低缓外,其余皆山峦起伏峻峭,山地占总面积约为80%。人们生活、农地耕作往往依赖水资源,鲜有的盆地和冲积平原分布在山峰交错间的江边,慢慢成了人们的聚居地。
  山地陡峭,途径河流必定坡降较大,给阳山人民带来的直接后果,是汛期暴雨后,引发的过境洪水峰大湍急,河道渲泄不畅,易造成洪涝灾害。但即便是人群密集的墟镇,都鲜有修筑成规模的堤防设施。
预警体系
3932个自然村配置铜锣预警
  英德市水边镇党委副书记黄国勇:敲锣这种传统的预警办法更实用,在灾害导致电力中断、通讯中断等情况下,鸣锣成为最为可靠的预警系统屏障
  大范围修建防洪堤围耗资过大,对于清远市的经济情况来说不大现实。市三防办主任陈越远提到另外一个方法,但在预警技术和预警系统上需要较高要求。“知道洪水要来了,就通知大家赶紧跑。打不过还跑不过吗?”
  在清远的每一座自然村,防灾预警体系正在巧妙成型,县市有电话信息,乡镇有无线预警广播,行政村有手摇报警器,自然村预警铜锣,这些传统和现代互相结合的预警方式,使无线信息技术和古老乐器铜锣,成了预警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两个角色,保护人们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清远8个县(市、区)均列入山洪灾害防治非工程措施建设任务县,其中连州市被列入省级第一批建设试点,清新县、英德市、佛冈县、阳山县、连南县、连山县等6个县(市)列入第二批实施,清城区列入第三批实施。2010年开始按省批复的实施方案建设,其中根据实施方案建设项目,清远市为3932个最需要的自然村配置了一面铜锣,任命专门的“锣长”。
  “敲锣这种传统的预警办法更实用,在灾害导致电力中断、通讯中断等情况下,鸣锣成为最为可靠的预警系统屏障。”英德市水边镇党委副书记黄国勇说,当降雨或洪水水位达到警戒线时,“锣长”便会走上村道,挨家挨户慢速敲锣,村民便知道要准备转移。预警的级别是由敲锣的频率决定,要是紧密快速敲锣,村民就明白得立即转移。
  今年,为解决防灾预警“最后一公里”难题,省三防部门要求所有自然村配备一面铜锣。经手置办铜锣的清远市三防办副主任黎晖说,后来在多次洪灾中,铜锣机动实用的功能得到考验,在紧急情况下发挥不错预警效果,清远决定为“每个自然村配置一个铜锣”,目前该项工程已开始实施,新增11000多个铜锣正在采购之中。
  ■连江简介
  连江旧称“湟川”,是北江最大的支流,因此又称为小北江,发源于广东连州市星子圩磨面石,上段称东陂水,至连州市区后称连江,流域面积为10061平方公里,全长275公里,流经连州、阳山、英德三县市,在英德市连江口镇汇入北江。连江汛期平均径流量84.04亿立方米,占全年径流量的81.3%。其干流是沟通连州、阳山、韶关、广州等主要水运航道。
无堤五问
1、防洪决策重城区而轻乡镇
  记者观察:统计三县市的总人口,共超过210万,城区居民约42万,也就是说,有相当比例的人口,直接暴露在连江及其支流面前,长期生活在防洪设施严重不足的江河边。
  “一听说要下雨,晚上睡觉也不安稳。”经历了“8.16”洪灾后,英德市浛洸镇党委委员曾金土开始有些神经紧张,那场洪灾中,浛洸境内东岭、庄州两条十年一遇的“低标准”堤围被冲出8道缺口,全镇被淹。做为英德市的重镇,防洪能力尚如此薄弱,其余地方可想而知。
  而连江沿岸三县市的城区居民,面对暴雨来袭的夜晚,即便不是高枕无忧,也不至于提心吊胆。
  2005年,根据省委、省政府“将县级以上城市防洪能力提高到50年一遇以上标准”的要求,连州、阳山、英德三地城市防洪工程相继启动,并都在2009年前后完成。三县市的城防,花费近12个亿。三地城区的居民从此告别了逢雨必淹的尴尬窘境,今年的两次洪灾,在城防工程的庇护下,他们没有太多困扰。
  但在更广阔的范围内,乡镇和村落都没能享受这种“福利”,每次大雨造访,还是免不了望河兴叹。以人口最多的英德为例,除了城防工程,境内虽然修建了19条千亩堤围,但每条长度基本不到10公里,且防洪标准大多在10年一遇及以下,堤身单薄,更有许多乡镇村落几乎不设防。据英德市外宣办主任熊成帆介绍,英德市目前总人口约111万,城区人口仅20万。其余24个乡镇(街道)中,大多被江河穿过。
  这意味着,仅英德一市,乡镇和村落的90万人口中,大多数都会在汛期受到洪水威胁,连州和阳山的情况也与英德相似。
  据记者整合资料,观察了解到,统计三县市的总人口,共超过210万,城区居民约42万,也就是说,有相当比例的人口,直接暴露在连江及其支流面前,长期生活在防洪设施严重不足的江河边。
  自五六十年代集中修建过一批堤围,此后的数十年里,对于乡镇和村落的堤围建设,大都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修修补补,而原有的堤围一方面已老化,一方面标准严重不达标。这种状况,虽说与当地政府财政能力有关,但政策似乎忽视了城区外的沿江住户。
2、修筑堤围有多难
  英德市水务局三防办副主任李耀:城防工程的建设还涉及沿江房屋的拆迁赔偿等问题,一公里没有3000万拿不下来。
  连江贯穿连州、阳山和英德三县市,沿江堤围老化、不达标准、不设防等种种痼疾,常使两岸人们蒙受巨大损失,治水问题是各个县市发展绕不过的尴尬。但对于在连江两岸的必要处全部建上堤围,三个县市水务局工作人员不约而同地表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原因很简单:大量的资金缺口,不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
  连州市城市防洪工程在2005年底开始启动,根据省委、省政府“将县级以上城市防洪能力提高到50年一遇以上标准”的要求,建设长度为47.19公里的堤围。城防的建成给连州防洪安全竖起屏障,捍卫了城区20万人口。但是,这个工程耗资3亿多,即便是在今天,也是连州市全年财政收入的一半。
  “城防建设堤线长,各河段堤岸现状不一,平均造价难以估算。”连州市水务局副局长温智飞说,堤岸线现状情况复杂,有密集民居,也有农田、河滩地和无设防地区,城防建设标准高,不能以一个确切的数字来估算每段平均造价。而在英德市三防办副主任李耀看来,城防工程的建设还涉及沿江房屋的拆迁赔偿等问题,“一公里没有3000万拿不下来。”
  一公里3000万的造价,是按照50年一遇的城防标准建设,在沿江两岸的村落,防洪标准可以稍有下降,连州城防延长线是根据20年一遇的标准修筑,16.89公里的单岸堤围,前后投入8600多万,平均每公里造价约510万元。温智飞根据建造堤围的经验,连州市内曾修筑过一批十年一遇标准的堤围,平均造价是“2000元一米”,即200万一公里。
  连江主干流繁杂众多,仅在连州市境内便有星子河、东陂河、三江河汇成连江的主干流。三条主要河流加在一起,共有231公里沿岸线。即便是在三河两岸修建十年一遇防洪标准的堤围,最低造价也要9个亿,据连州市政府网站,2012年连州的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约5.5亿,全部投入到堤围的修建中也不够。从经济收入来看,连州虽然贵为连阳四县之首,9亿是个难以承受的数字,这其中还不包括每年必须投入另外一笔资金对堤围进行养护加固。
  阳山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尤其涉及是否拆迁,比如小江镇和青莲镇,整个镇依江而建,许多房屋都直接建在水边,如要修建堤围,“拆迁,费用高,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不拆迁,就只能建钢筋混泥土的墙围,造价可能达到一般堤围的两、三倍。”阳山县水务局副局长兼三防办主任吴东强有些苦恼,“尽量不拆迁。”
3、上级拨款治理,县市的“配套资金”跟不上
  阳山县水务局副局长兼三防办主任吴东强:不可能一年的收入都投入到水利中吧,还有那么多其它的工作需要钱。
  获得资金不易,相对于连州和英德,阳山似乎显得比较“好彩”,去年下半年,省水利厅已经通过一项项目规划,即连江阳山段的综合治理。这个项目的总投资目前是3.7亿,其中很大一部分资金将用于建设连江两岸的堤围,阳山界内的连江共有80余公里,除开两岸全是山的地方,能够影响到居民生活的50多公里江段,将全部纳入规划范围。届时,沿岸的黎埠镇、小江镇等都将按照20年一遇的标准建设,其中青莲水、七拱水和连江三条水流交汇的青莲镇,因其特殊地理位置和经济状况,规划为重点镇,将按照三十年一遇的标准建设堤围。
  3.7亿的规划资金,无疑对阳山的防汛硬件将有一个极大的提升,但对于阳山县水务局和整个县政府来说,却是一个“幸福的烦恼”。这笔资金中,20%由中央拨款,20%由省里配套,而剩下的60%的配套则由县政府承担,也就是说,县里要拿出超过2.2亿的资金,“我们(水务局)只负责规划和实施,具体钱怎么来,要看整个县的财政了。”阳山县水务局副局长兼三防办主任吴东强说,有资金投入到防汛工作中来,肯定是好事,但是具体到资金问题,水务局自身没有办法解决,“我们只是管理和技术指导单位”。
  据资料显示,2012年阳山县的公共财政支出为13.5288亿元,其中人员经费支出5.004亿元,民生支出(含城乡最低生活保障、五保户供养及医疗保障)1.1736亿元,而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实际只有4.2203亿元,入不敷出的情况比较严重。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投入2.2亿的资金到防汛工作中,对整个县的财政是一个不小压力,“不可能一年的收入都投入到水利中吧,还有那么多其它的工作需要钱。”吴东强说。
4、“低标准”堤围有用吗
  水务工作人员:如果没有堤围,洪水慢慢涨上来,只是家里、田地被浸。可一旦决堤,洪水带来的冲击力,对人员造成的伤害要更大。因此,在特殊情况下,有抵抗能力较低的堤围,还不如没有堤围。
  英德市内水域的集雨面积比阳山县要大,且水系状况相对复杂,除北江、滃江、连江三大过境河流外,集雨面积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支流就有16条。“太大了,如果全部建堤围,资金投入会相当惊人,所以根本不可能。”英德市水务局三防办副主任李耀说,他知道阳山县将用3.7亿来修建防汛设备,虽资金不菲,但放在英德,可能依旧是杯水车薪。
  以“8.16”水灾为例,浛洸镇在上世纪50、60年代修建的堤围有8处决口,李耀解释,这是因为洪水的标准超过堤围标准,洪水漫过了堤防,使堤围两边的水压不平衡,导致决口。洪水退去后,镇政府急忙组织恢复堤围。镇党委委员曾土金说,原来的堤围的标准大概是5年一遇或10年一遇,现在只是要恢复到原来的低标准,且只是填复几个被冲开的口子,就已经花费了近700万。
  由于担心洪水再次来袭,恢复堤围的工作刻不容缓,暂时根本估计不到钱的事情,“700万都是镇里垫付的。”曾土金表示,无论如何,镇里先想办法拿钱把堤围恢复了,以后再向上面要钱。李耀说,只是这么小的工程,就要花几百万,想在整个英德水系两岸都建合乎标准的堤围,所需资金之巨大可想而知。
  一名水务系统的工作人员称,现在的问题是没有钱,但即便有了部分资金,要不要修建低标准的堤围,也是一个两难的问题。这名工作人员口中的“低标准堤围”是指抵抗10年一遇甚至20年一遇洪水的堤围,他表示,从受灾百姓反馈的情况来看,决堤带来的危害有时甚于洪水。“如果没有堤围,洪水慢慢涨上来,只是家里、田地被浸。可一旦决堤,洪水带来的冲击力,对人员造成的伤害要更大。”该工作人员举例称,这次的特大洪水,已经到达50年一遇甚至100年一遇,那些标准不太高的堤围在洪水面前,很容易决堤,所以他认为,在特殊情况下,有抵抗能力较低的堤围,还不如没有堤围。
5、没钱大修堤防,有没有其他办法
  连州市水务局副局长温智飞:有两个举措值得推广,第一个是进行小流域综合治理;第二个值得重视的办法,是加固重点山塘。
  没钱大修堤防,有没有其他办法?连州市水务局副局长温智飞认为有两个举措值得推广。一是进行小流域综合治理。2006年和2007年,连州市内的连江支流保安河连续两年发大水,沿线的瑶安乡、保安镇受灾严重,共有4人死亡、16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2.5亿。时任广东省省长的黄华华连续两年到受灾地区视察,据温智飞说,黄华华当时表示,不想连续三年还到同一个地方视察灾情,并提出治理瑶安乡小流域。
  2008年,瑶安乡小流域综合治理被列为省小流域综合治理的试点工程,2009年启动治理,2011年10月完成,共投资3800多万元,项目包括重点地区修建堤围、疏浚河道、水土保持等等。“挺过了今年的两次特大洪水。”连州市水务局工程师周小明称,今年8月的两次洪涝灾害,对连州市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2.1813亿元,而瑶安小流域综合治理工程所保护的区域在这两次特大降雨中没有任何大的损失,沿岸群众、村庄和农田都安然无恙。
  “保住了瑶安乡和下游的保安镇,关键是它(指“小流域综合治理”)花的钱少,相对动辄几个亿的堤围,它才花了几千万,效果还很好。”温智飞说,连州处在连江上游,市内的小流域和中小流域较多,采取这种治理方式比较合理。温智飞认为第二个值得重视的办法,是加固重点山塘。库容在10万立方米以下的水库称为山塘,根据2010年最新统计,连州市内共有重点山塘179个。温智飞说,目前连州的水库基本都没有问题,而山塘大都建于上世纪50、60年代,当时能够起到一点点蓄水和防洪的作用,但现在大都年久失修,虽然库容不大,可一旦决口,对附近的住户和村庄造成的伤害不容小觑,“加固一个山塘,只需要20万到40万,但对周围的群众是多了一份保障。”温智飞说,虽然现在资金有限,但是水务局每年都会批一两百万的资金,“每年加固几个重点山塘”。
  A04-05版 采写:清远日报见习记者 黄作源 记者 张钊
  摄影:清远日报记者 李思靖
         
 

 

企业文化 / 读者信箱 / 网上投稿 / 组织架构 / 广告服务 / 数据库服务

清远日报社联系电话:    办公室:0763-3362882    群工部:0763-3379918    广告部:0763-3366328    记者部:0763-3370524
各部门邮箱:    要闻部:qyrbyw@126.com    地方新闻部:qyrbdfxw@126.com    理论专题部:qyrbllzt@126.com    
副刊部:qyrbfk@126.com    消费指南:qyrbxfzn@126.com    美编:meibian28@163.com    技术部及其他各部门:qyrbvip@126.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278 备案号:粤ICP备14094936号